|
|
|
|
|
|
|
|
|
|
关于大脑的10个误解:昏迷病人并不能完全康复
关于大脑的10个误解:昏迷病人并不能完全康复
www.dicp.cn    发布时间:2014-12-15 09:53    栏目类别:科普知识    信息来源:新浪科技
北京时间12月1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世界各国政府都对神经科学研究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越来越多的金钱涌入这一领域。人类的大脑重量不过1400克左右,却产生了记忆、感知,塑造了人的个性,也是众多悲剧的来源。直到现在,关于大脑还有太多的未解之谜。更加不幸的是,对大脑的无知也导致了各种各样的误解和神话。在取得每一项真正突破的同时,也伴随着挥之不去的骗局。


  心理学作家克里斯蒂安·贾勒特(Christian Jarrett)写了一本有关大脑的书,名为《大脑的重大“迷思”》(Great Myths of the Brain)。书中,他采用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对现代神经科学中的虚构和事实进行了分析。在宣传这本书的过程中,贾勒特意识到,这些对大脑的误解正在产生不可忽视的负面作用,不仅伤害着我们的孩子,也威胁着我们的健康、商业和真正的神经科学研究。


  以下便是他列举出来的十个对大脑的重大误解。


  1) 世界各地的许多学校教师都对一些误解深信不疑,例如可以将儿童分为左脑型和右脑型,又比如我们只使用了大脑的10%。这种情况令人担忧。打个比方,如果一位老师认定某个学生是“左脑型”,并因此认为他缺乏创造力,那这个孩子就有可能无法接触到有益的创造性活动。


  2) 与上面类似,教育活动家会将神经科学的发现移花接木,用于支持自己的理论。例如,心理学者利奥纳德·萨克斯(Leonard Sax)就创办了全国单性公共教育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ingle Sex Public Education),宣称女孩和男孩由于大脑的不同,需要分开接受不同的教育。贾勒特对萨克斯书中引用的一项关键研究进行了分析,发现萨克斯对研究中的试验性结果进行了过度阐释,并以此提出了毫无根据的主张。在2014年的一项综合分析中,并没有发现单一性别教育会给男孩或女孩带来好处的证据。


  3)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神经科学家维莱亚努尔·拉马钱德兰(V.S Ramachandran)对镜像神经元进行了大量的炒作。他认为这些神经元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并提出受损的镜像神经元系统是自闭症的根源。最新的研究显示情况并非如此,也许是时候结束这一大脑“迷思”了。


  4) 对大脑的误解还被用于证明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即使没有不靠谱的神经科学研究结果,女性也已经受够了性别歧视的困扰。2013年,有人根据一项靠不住的大脑连接研究称,研究结果证明了男性更擅长阅读地图,而女性更擅长多任务处理。事实上,那项研究根本没有涉及到这些活动。


  5) 对神经科学的偏见可以导致人们对现代技术产生恐惧。这方面的典型例子是苏珊·格林菲尔德(Susan Greenfield)。她声称互联网正在摧毁我们的记忆和身份认知,但事实上,现有证据表明情况恰好相反。最糟糕的是,她将互联网的兴起与自闭症诊断率的增加联系在一起,但科学家称这二者实际上完全没有联系。


  6) 大脑训练公司经常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毫无根据的宣传。他们宣称,只要参与他们的游戏,就可以促使你的大脑健康产生革命性的改变,社交或阅读能力的提高更是不在话下。2014年10月,数十位神经科学家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警告称“夸张和误导的宣传利用了老年人对认知能力下降的忧虑”。


  7) 对昏迷的误解也会给患者家庭带来错误的希望。研究者对好莱坞影视中有关昏迷的描写进行了分析,发现情况被描述得十分乐观,已经脱离了现实。在那些作品中,病人从数年的昏迷中苏醒过来后,几乎安然无恙,而且常常有着古铜色皮肤,身体十分健康。事实上,大多数(甚至是全部)昏迷病人并不能完全康复。对于脑损伤、癫痫、阿尔茨海默病等有关大脑的疾病,也存在着许许多多的误解。


  8) 精神疾病的“化学平衡”理论不仅是错的,而且导致人们过多地关注精神疾病的生物学解释。这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害处,但事实上,已有研究表明,生物学解释会增加病人的耻辱感,削弱他们对康复的希望。




  9) 在商业世界中,真实神经科学与神经骗局的混淆带来了严重的问题。神经语言编程依然流行,但近期的一篇学术综述指出,这一运动是“代表伪科学的垃圾。”与此 同时,诸如“神经领导学”和“神经管理学”等新领域更多是披着大脑科学外衣的心理学;真正基于大脑的成果很少,而且通常所依据的研究十分不足。所有这些问题都可能使商业变得低效,甚至损害商业的发展。


  10) 为什么记者们总是把“大脑”一词放在标题中,而文章甚至与大脑没有一点关系?现在的文章题目似乎已经不能再像“你为什么拖延的秘密”或“科学解释你对电子邮件上瘾的原因”那样,而是要把重点放在“你的大脑在拖延”,或“你的大脑已经上瘾”上面。2013年,《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甚至写道“神经科学指导与伊朗的谈判”,事实上,文章内容全是心理学和历史。对大脑概念的滥用助长了对真正神经科学研究的冷嘲热讽,使我们对这一领域的研究变得不再感兴趣。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0861号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2008-2017.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