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闵恩泽介绍
闵恩泽介绍
www.dicp.cn    发布时间:2010-03-12 15:44    栏目类别:走近专家
---

闵恩泽
闵恩泽(1924 ~ ) , 四川成都人。石油化工催化专家, 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人, 中国绿色化学的开拓者。1980 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 1993 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1994 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 世纪60 年代参加磷酸叠合、铂重整、小球硅铝裂化、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的研制,奠定中国石油炼制催化剂制造技术的基础; 70 年代倡导分子筛裂化催化剂、一氧化碳助燃剂以及钼镍磷加氢催化剂等的研发、生产和应用; 1980 年以后, 指导开展新催化材料和新反应工程的导向性基础研究, 包括非晶态合金、负载型杂多酸、纳米分子筛以及磁稳定床、悬浮床催化蒸馏等; 90 年代开拓中国绿色化学领域, 指导化纤单体己内酰胺成套绿色制造技术的开发。21 世纪以来, 指导建设生物炼油化工厂, 研发从农林生物质可再生资源生产生物柴油及化工产品。科研成果大多已工业化,有些取得重大经济和社会效益。曾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和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获2007 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一、成长经历

1924 年2 月8 日,四川成都红照壁街上, 已连生三女的闵建侯家分外喜庆, 一个男孩出生了。闵建侯用漂亮的小楷激动地写下了儿子的名字:恩泽。大军阀刘湘霸据四川后,给书信秘书闵建侯派了个乐山县征收局长的肥差,闵家日渐宽裕。闵建侯秉承“忠厚传家久, 诗书继世长”的家训,来廖先生教儿子学习。闵恩泽每天早上必须背熟一大段枟古文观止枠方可吃饭, 上午临摹王羲之和赵孟畹淖痔挛缪闶酢J晔保?闵恩泽以一名的成绩考入南薰中学。
刘湘死后, 闵建侯开了家棉纱店, 却因经营不善而家道衰落。全家靠微薄收入和闵恩泽的舅舅吴晋航每月援济的100 法币生活。吴晋航年轻时好学上进, 后来在金融业成为颇有成就的实业家。舅舅给闵恩泽上的第一课是, 树立目标、坚持理想、孜孜以求、顺应环。闵恩泽上到初三时, 母亲吴珮苍病逝。失去慈母比失去优越生活的打击更沉重, 他决心在长江上建一座大桥来纪念母亲。
闵恩泽以优异成绩考入川省立成都中学后, 还不到一个学期, 侵华日机的轰鸣声就打破了安静的课堂, 学校被迫搬迁到成都郊外的山岳庙。在恶劣的环境下,闵恩泽坚持读,高中毕业后保送进了重庆国立中央大学。为实现建桥的愿望, 他选择了土木工程系, 后因舅舅想建化肥厂而在大学二年级时转学化工。
1946 年5 月,闵恩泽大学毕业后, 先在重庆一家肥皂厂实习, 后又到上海第一印染厂参加培训。在前途暗淡和生活苦闷中, 闵恩泽怀着求学报国的理想, 考取了公派自费留学生。
1948 年3 月, 闵恩泽赴美求学。他依靠每月60 美元的奖学金完成学业, 于1951 年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化学工程系获博士学位, 并与同年取得博士学位的陆婉珍女士结为至今已逾金婚纪念的终生伴侣。其后, 闵恩泽进入美国芝加哥纳尔科化学公司, 研究燃煤锅炉中的结垢和腐蚀问题。
1955 年10 月,闵恩泽夫妇冲破阻挠, 绕道香港, 辗转回国, 分配到石油工业部北京石油炼制研究所筹建处。自此, 闵恩泽一直工作在石油炼制与石油化工科研开发的第一线。
闵恩泽曾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简称石科院) 副院长兼总工程师, 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 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和化学学部副主任, 中国工程院筹备小组成员, 第三至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石科院高级顾问、中国石化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
鉴于他为中国石油炼制和石油化工工业的发展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并为开拓新能源, 保护和改善中国生态环境, 实现可持续发展等国家战略需求做出了卓越贡献,国务院授予他2007 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二、主要研究领域和学术成就

1畅打破封锁,填补空白,奠定中国石油炼制催化剂制造技术基础

闵恩泽刚回国时, 大型油田尚未探明或开发, 石油炼制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催化剂产品全靠从苏联进口, 先进的石油炼制催化剂制造技术又掌握在美国手里, 对中国严密封锁。不能自主生产催化剂, 石油炼制技术就缺乏核心。学化工出身的闵恩泽带领催化工艺组, 从北京石油学院借来几间平房和实验室, 开始了全新的催化剂研制生涯。他心中有一个信念——— 国家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责任。
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用于生产航空汽油, 原从苏联进口。1960 年, 中苏关系紧张, 苏联开始以次品供应, 催化剂大量破损影响了装置运转。石油工业部决定自力更生, 部长余秋里把建设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工厂的重任交给了闵恩泽。闵恩泽一面在石科院组织开展催化剂制造技术的研究, 一面去兰州炼油厂设计室指导工厂设计, 负责确定加工流程和设备选型。
1963 年, 苏联完全中断了对中国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的供应, 国内库存又十分紧张。石油工业部紧急组织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生产会战。在对制备过程各步骤的摸索中, 新上任的副总指挥闵恩泽认识到, 胶球干燥工艺是整个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实验室研制中的技术关键。
经过多次试验, 他们终于发现一种表面活性剂可以降低湿胶球内部毛细管的压力, 又设计出多段控温控湿的移动式干燥带。新工艺使小球完整率超过92% ,高于国外同类产品86% 的水平。总结这段工作经历,闵恩泽认识到, 在从实验室到工业化的催化剂研制过程中, 要从全局来部署各项科研生产工作。
三个月后, 闵恩泽不幸罹患肺癌。但两片肺叶切除和一根肋骨抽离并没有击倒他, 康复后不久,闵恩泽又投入到工作中。
20 世纪60 年代初, 大庆油田的开发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大好机遇。石油工业部决定要建设250 万吨的炼油厂, 并采用世界最先进的流化床催化裂化装置加工重油。这种工艺技术当时为美国所垄断, 其核心为制造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闵恩泽调研发现,美国戴维逊公司刚刚工业化一种制备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的二氧化碳法, 比常用的分步沉淀喷雾干燥法和共胶油柱成型法生产成本低、技术先进。
1963 年春节,石油工业部下达任务, 要求在一年内提出建设催化剂厂的设计数据, 并尽快建成投产。闵恩泽虽已在二氧化碳法上取得初步成果, 但考虑到工业生产时另需建二氧化碳生产车间和回收系统, 中试还要开发气液反应器。相比之下,若采用硫酸法先制备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的前体硅铝胶, 不仅反应器比较简单, 硫酸又易购得, 科研与基建的工作量较少。为争速度、抢时间, 闵恩泽果断选择硫酸法建厂。以后的实践证明, 这条技术路线比较符合国情, 加速了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的工业化进程。
在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研制开发中, 闵恩泽逐渐掌握了从全局出发、整体部署的工作方法。他们开发出一种至今仍在使用的专用喷嘴, 筹建起所需的中型喷雾干燥器, 解决了通过喷雾干燥成型制得筛分组成和磨损强度合格的微球这一关键技术难题。他们在建立催化剂活性评价装置的同时, 根据催化剂的比表面积、孔体积等物化性质与活性的关系, 利用物化表征方法及早开展了实验室催化剂制备的研究,赢得了时间。他们利用石科院中型装置培训催化剂厂的技术干部和工人, 为开工做好人才准备。他们选用了真空转鼓过滤机、气流干燥器等先进化工单元设备, 除成胶外, 均实现了连续、高效的大规模生产。这些措施使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从研制到工业化仅用了四年多的时间。一座年产8000 吨的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厂于1965年建成投产, 使我国成为继美国和荷兰后另一个掌握这项技术的国家。
1960 年前后,闵恩泽发明了“混捏浸渍法” 制备磷酸硅藻土叠合催化剂, 其强度和耐水性均优于进口产品,这项成果荣获1964 年国家科技成果发明奖,第一套磷酸硅藻土叠合催化剂制造装置也于1962 年顺利投产。他采用价廉易得的氢氧化铝代替价高、进口的高纯度金属铝, 利用活性炭吸附脱除杂质生产高纯度氧化铝载体的方法, 开发成功铂重整催化剂, 并于1965 年在抚顺石油三厂建成铂重整催化剂车间, 该项成果1978 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到1965 年, 中国已经掌握了主要石油炼制催化剂的生产技术,建立了催化剂制造工厂, 并成为少数几个能生产各种石油炼制催化剂的国家之一。这些石油炼制催化剂的相继开发成功, 不仅填补了中国在石油炼制催化剂制造领域的空白, 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 而且“催化” 着中国石油炼制工业快速发展。
同时, 闵恩泽也锻炼成名副其实的催化剂专家。他总结了十年来从催化剂实验到工厂建成投产的工业化成功经验: ① 结合我国实际, 选择适当的化剂制造技术路线; ② 在实验室研究制备方法, 掌握制备规律; ③ 进行中型试验, 采用高效通用的化工设备, 研究专用的特殊机械,提供工厂计所需数据; ④ 建立原料、半成品、产品的成套分析评价方法; ⑤ 研究使用催化剂的技术, 包括装置开工方案、环境控制和再生方法; ⑥ 考虑料质量波动对产品质量的影响; ⑦ 加强环保措施; ⑧ 做好报废催化剂中贵金属的回收。此外, 还要依靠科研、设计、生产紧密的三结合, 大力同, 团结奋战。
1966 年, 踌躇满志的闵恩泽正待率领团队继续蓬勃发展时, 却被政治浩劫送进“牛棚” 。在牛棚里, 他借写交代材料的机会, 把以前催化剂研究过程中的得失成败都记录了下来, 那时的“不老实” 变成了他日后催化剂研究的宝贵积累。
走出牛棚后,他先在实验室当裂化催化剂评价装置的操作工, 后又被派去抚顺参加沸腾床加氢等“三氢大会战” ,去吉林扶余参加原油浸没燃烧炼油化工厂方案制订。直到“四人帮” 被打倒之后, 才回到北京。

2畅开发新一代炼油催化剂,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实现跨越发展

1978 年迎来了科学的春天, 在3 月的全国科学大会上, 闵恩泽主持的“稀土分子筛裂化微球催化剂” 等六项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他个人也荣获“在中国科学技术工作中做出重大贡献的先进工作者” 称号。在小组发言时, 他用“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表达了自己的昂扬激情和旺盛斗志。
催化裂化是石油炼制技术的核心工艺。提高炼油经济效益的重要途径之一是扩大原料反应物的来源。当时, 原油中只有350 ~ 500 ℃ 的馏分可以作为催化裂化原料, 这仅占原油的30% ,另有约40% 的渣油被作为低附加值的燃料油。而要开发以渣油作为催化裂化原料的裂化催化剂和工艺, 关键是研制出超稳Y 型分子筛。
20 世纪80 年代初, 国外已开发出“水热法” 制备超稳Y 型分子筛, 即将分子筛中的NaY 交换成NH4 Y ,再在高温流动水蒸气下焙烧处理。这种制备方法简单,但由于抽铝过程中晶胞收缩, 形成过多空穴, 易造成产品的水热稳定性差。闵恩泽指导研究生通过对RE(OH)3 唱SiO2 唱NH+4 体系在高温水热处理条件下各种组分转换和迁移机理的研究, 在Y 型分子筛上沉积无定形SiO2 来填补空穴, 同时又沉积RE(OH)3 来提高其水热稳定性, 从而发明出一种新的超稳Y 型分子筛制备方法。以其为活性组分的催化剂, 1993 年实现工业生产时命名为CHZ唱2 型催化剂。这种催化剂经长岭炼油厂、广州石化分公司等炼油企业使用证明: 在转化率和焦炭选择性相当的情况下, CHZ唱2 比常规分子筛催化剂的渣油裂化能力强, 汽油收率提高了3畅70 个百分点。他又通过指导研究NaY 分子筛液相抽铝补硅机理, 用化肥工业副产物氟硅酸代替氟硅酸铵作为抽铝剂, 研制出骨架富硅Y 型分子筛。以其为活性组分, 长岭催化剂厂生产出CHZ唱3 型催化剂。与CHZ唱2 相比, 又进一步提高了渣油裂化催化剂的焦炭选择性和裂化大分子烃的能力, 汽油和轻柴油总收率提高了1畅10个百分点, 液化气产率提高了0畅63 个百分点, 而焦炭和干气产率均更低。
以上两种超稳Y 型分子筛,不仅是渣油裂化催化剂的重要组分, 也因其可降低催化裂化中氢转移反应的程度而成为生产高辛烷值汽油的裂化催化剂的重要组分,至今仍广泛用于多种裂化催化剂的制造配方中。
20 世纪80 ~ 90 年代,闵恩泽还主持开发成功采用苏州高岭土代替全合成硅铝,以铝溶胶为黏结剂的半合成分子筛裂化催化剂制造方法, 至今仍被普遍使用。他指导研制成功的一氧化碳助燃剂, 既提高了裂化催化剂的再生效率, 又降低了能耗,直接经济效益每年超过1 亿元,获1985 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攻关项目“大庆常压渣油催化裂化” 中, 他主持开发成功了中国第一代常压渣油裂化催化剂,并获1987 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目前, 中国催化裂化能力为年加工3600 万吨渣油, 居世界第一, 仅此一项每年经济效益即超过百亿元。另外,他通过指导研究加氢精制催化剂的制备规律而开发成功的高脱氮活性RN唱1 催化剂,获1989 年度中国专利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颁发的专利金奖, 及1991 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十几年来, 他高兴地看到,中国炼油催化剂品种不断丰富和齐全,并形成系列,不但大大满足了国内炼油生产的需要, 而且能与Akzo Nobel 、Grace Davison 等世界催化剂生产巨头同台竞技; 部分炼油催化剂出口意大利、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地。中国也逐渐成为世界少有的裂化催化剂供应国之一。

3 自主创新,开发新催化材料和新反应工程

20 世纪70 年代末, 中国石油炼制催化技术已基本满足当时炼油工业的需求,但石油化工催化技术还依靠引进。石油化工是以石油及其伴生气(天然气) 为原料生产化学制品的工业, 从20 世纪20 年代起随石油炼制工业的发展而形成, 并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展迅速, 在国民经济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 世界各国都对与现代炼油和化工过程密不可分的催化剂与催化工艺给予高度重视。如何开发性能更优异的石油炼制催化剂和中国自主创新的石油化工催化剂及相应工艺等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 使闵恩泽认识到根本出路是技术创新。
1978 年, 他在石科院组建了基础研究部, 随后又主持中国科学院化学学部“催化科学技术促进国民经济发展” 的专题调研。在研究国外重大化工技术进步的历史规律, 大量调研国外催化剂和工艺创新的经验以及总结中国内地的科研实践后, 闵恩泽认识到: 技术创新领域的选择应围绕以企业生存、竞争或长远战略发展的有关科技前沿为核心; 创新的途径是开展导向性基础研究, 积累科技新知识, 帮助形成技术新构思, 然后开展开拓性探索, 以考察可行性和经济合理性; 创新的基础是以企业为自主创新基地, 形成产、学、研相结合的创新团队。
结合石化研究领域, 他提出新催化材料是创造发明新催化剂和新工艺的源泉,新反应工程是发明新工艺的必由之路, 新反应的发现和原有反应的新应用是发明新工艺的基础, 新催化材料与新反应工程的集成往往会带来集成创新的石化催化技术创新思想。
对于新催化材料的选择原则, 闵恩泽从1976 年美国纽约州科学院“固态无机物的催化化学” 专题讨论会报告中得到启示: 首先应分析催化材料的物质结构特点和对催化反应可能带来的影响; 然后在催化材料物质结构稳定的前提下, 允许材料元素、组成变化的范围要大, 这涉及寻找优异催化材料范围的大小和成功的机会; 最后还要考虑材料的耐热、耐水蒸气、抗氧化性能, 这涉及新催化材料可以应用的催化反应种类的多少。
基于全面的调查研究, 闵恩泽决定从新型分子筛、非晶态合金等新催化材料领域和磁稳定床、悬浮床催化蒸馏等新反应工程领域开展导向性基础研究, 作为创新方向的突破口。十几年的埋头苦干, 终于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其中, 发明异晶导向合成和磷酸铝改性的新方法, 合成出含稀土、硅、铝及磷元素的ZRP唱1 新型分子筛, 被评为1995 年度国家十大科技成就之一。这种新型分子筛支撑了重油催化裂解制取低碳烯烃(乙烯、丙烯等有机原料) 新工艺(DCC) 的成功开发, 实现了石油炼制向石油化工的延伸。它被列入美国H ydrocarbon Process ( 枟烃加工枠杂志) 的Re f ining H andbook (炼油工艺手册) 专栏, 并登上美国Oil & Gas (枟油气枠杂志)1998 年10 月的封面专题。中国内地利用DCC 已建成7 套工业装置, 并先后将此工艺转让给泰国和沙特阿拉伯。
2005 年, 导向性基础研究又结硕果, “非晶态合金催化剂和磁稳定床反应工艺的创新与集成” 获得2005 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晶态型雷尼镍催化剂是镍铝体系, 由美国科学家Murray Raney 于1925 年发明, 一直广泛用于有机合成中的加氢反应。但其制造过程易污染环境, 催化性能也有待提高; 而且工业应用中只能采用釜式反应器, 反应效率低, 分离困难。受技术进步S 形曲线的启示, 闵恩泽认识到, 要提高雷尼镍催化剂的加氢活性, 必须转移其科学知识基础, 把雷尼镍从晶态转移到非晶态。
1984 年, 闵恩泽与在纯金属催化剂表征方面具有优势的复旦大学化学系和在急冷法制备非晶态合金方面具有优势的东北工学院材料系合作, 采用冶金工业急冷法,首先合成出共熔点低、相对合成难度较小的镍硼、镍磷非晶态合金。虽然它们的结构是亚稳态, 1m2 /g 的比表面积根本无法达到晶态雷尼镍的140m2 /g , 但前期实验的初步成功给了他们很多实际经验,为后来用镍铝体系制备非晶态镍合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为克服镍铝体系熔点高、黏稠、易氧化, 用一般急冷法制备合金难度大的困阻, 他们设计了特殊的坩埚、喷嘴和铜辊。为提高镍铝非晶态合金的比表面积, 他们尝试借鉴催化剂制备中化学抽铝的办法。但在抽铝时, 迅速释放出的大量氢气非常容易爆炸, 而且抽铝废液还污染环境。他们不断调整、优化制造工艺, 终于利用抽铝生成的偏铝酸钠废液合成了分子筛, 不但提高了成品率, 还实现了零污染排放的清洁生产。曲折的研发经历中, 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能给他们极大的鼓舞, 直到开发成功具有工业化价值的非晶态雷尼镍合金催化剂。
接下来, 闵恩泽开始思考如何开发配套的新反应器。由于非晶态镍合金具有优异的低温加氢活性, 同时又具有磁性, 正符合磁稳定床加氢催化剂的要求, 他联想到将非晶态镍合金与磁稳定床集成。虽然有关液固磁稳定床的文献报道极少, 但他们从头做起, 通过大量的冷模试验得到了磁稳定床的操作相图, 设计出均匀磁场的磁稳定床反应器的结构。最后, 他们终于实现了将非晶态镍合金催化剂与磁稳定床反应器应用于己内酰胺加氢过程在国际上的首次工业化。
回顾这段开发历程, 闵恩泽指出, 实现技术自主创新, 一要转移现有技术的科学知识基础; 二要充分运用联想, 而联想源于博学广识和集体智慧; 三要发挥优势单位优势人才的力量, 形成团队, 具备不断战胜困难坚持到底的精神。

4 畅开发绿色石化技术,为根治环境污染不懈努力

20 世纪, 化学工业为人类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 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国际科技界已经提出, 化学工业在21 世纪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是开发从源头根治环境污染的绿色化学技术。
1995 年, 已年过七旬的闵恩泽率先进入绿色化学领域, 担任了中国科学院化学学部“绿色化学与技术——— 推进化工生产可持续发展的途径” 院士咨询课题组组长。结合国内情况, 咨询组提出了发展绿色化学与技术、消灭和减少环境污染源等7 条建议。同时, 他逐步将自己在石油化工催化方面的科研活动引上了绿色化学化工之路。
1997 年, 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联合资助的“九五” 重大基础研究项目“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与化学反应工程” 正式启动,闵恩泽任项目主持人, 他组织相关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的优势研究力量, 围绕开发绿色石油化工工艺技术的科技前沿, 在新催化材料、新催化反应和新反应工程三方面开展导向性基础研究。
“喷气燃料临氢脱硫醇” 就是利用新催化反应导向性基础研究成果开发的典型绿色炼油工艺技术之一。喷气燃料中的硫醇不仅使油品发出臭味, 而且对飞机材质有腐蚀, 还影响燃料的热稳定性。为脱除硫醇, 国外先是采用液体碱催化剂的方法,但排放的废碱对环境污染较大; 后又于20 世纪80 年代后期, 尝试开发固体碱催化剂以求缓解污染,效果仍不明显。为了根治污染问题, 利用喷气燃料中的硫醇最易加氢脱除的原理,闵恩泽另辟蹊径,提出低压、低氢/油比、低温等缓和条件下加氢脱硫醇的新构思, 并在短时间内开发成功喷气燃料临氢脱硫醇(RHSS) 新工艺,使得废渣排放降低99畅8% , 且显著降低操作费用, 还能从多种原料油生产合格的喷气燃料。目前中国内地利用该工艺, 已建成7 套15 万~ 100 万吨喷气燃料的工业装置, 年总加工能力420 万吨, 占国内新建或改建装置加工能力80% 的份额。
己内酰胺成套绿色制造技术是运用新催化材料、新催化反应和新反应工程导向性基础研究成果开发绿色石化新工艺的集中体现。中国石化巴陵分公司和石家庄化纤公司在20 世纪90 年代初共花费62 亿元人民币, 从国外引进两套年产5 万吨的己内酰胺生产装置,生产中产生了大量污染物。2000 年前后, 由于国外己内酰胺倾销等原因, 两套装置年亏损合计近4 亿元。2002 年, 闵恩泽担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十条龙” 科技攻关组副组长, 利用一系列导向性基础研究的原始创新和集成创新的绿色技术, 策划、咨询、现场指导两套己内酰胺生产装置的绿色化扩能改造。这些技术包括石科院的环己酮氨肟化、磁稳定床加氢、超临界CO2 再生催化剂, 湖南大学的环己烷仿生氧化和湘潭大学的苯法甲苯法组合工艺等。改造后,两套装置分别扩建至年产14 万吨和16 万吨, 设备改造投资分别为原引进装置的1/4 和1/5 。2005 年, 不仅实现了年盈利共2 亿元的扭转,而且消除了废渣、废气排放对环境的污染。己内酰胺成套绿色制造技术作为中国石化的世界领先技术在国内外展览, 引起业内生产企业的密切关注和高度评价。
在绿色化学的道路上, 闵恩泽不仅科技成就丰硕, 还于2005 年11 月组织筹建中国化学会绿色化学专业委员会, 积极推动绿色化学在中国的发展。在此基础上,又形成了系统的发展绿色化学的学术思想: 促进人类社会, 尤其是化学工业可持续发展, 根本途径是大力发展绿色化学; 发展绿色化学技术需要依靠技术自主创新,利用无毒无害原料和可再生资源, 开发无毒无害催化剂、溶剂以及原子经济反应和高选择性反应, 实现从源头根治环境污染; 产品环境友好, 可生物降解,回归自然。
2001 年起,近80 岁高龄的闵恩泽指导博士生开展生物柴油生产工艺研究和生物柴油应用领域研究, 目前已开发成功了环境友好的“近临界醇解” 生物柴油生产新工艺, 2008 年将建成工业示范装置。2006 年, 他主编出版了枟生物柴油产业链的开拓——— 生物柴油炼油化工厂枠(中国石化出版社) , 系统介绍了生物柴油产业的现状以及原料、技术和产品的开发与发展趋势, 提出了发展中国生物柴油炼油化工厂的设想。2007 年,他主持中国科学院学部咨询项目“生物质炼油化工厂——— 推动能源化工迈上碳水化合物新时代” 。通过对国内外生物质产业的发展现状与趋势的调研, 结合中国国情,提出建设木质纤维素、淀粉和油料等不同原料类型生物质炼油化工厂的模型、需要开发的关键技术和相应技术开发方向。项目的研究成果将为中国生物质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支撑, 推进中国可再生能源研究向可再生资源研究的转变, 将中国生物能源化工引领到一个新高度。1955 年, 中国只有三座年产各10 万吨的炼油厂, 被国外讥为“小茶壶” , 石油炼制催化剂领域是一片空白。在石油工业部正确决策的引导下, 闵恩泽持续50 多年直接参加、指导或组织领导石油炼制和石油化工催化剂研究和开发, 为建立和发展齐鲁、长岭、兰州和抚顺四大催化剂厂打下坚实的基础。它们的产品占据国内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为50 多家炼油厂的1畅5 亿多吨油产品和5000 万吨化工原料提供生产上必需的各种催化剂。石油炼制催化剂生产技术的发展, 有力地支撑了中国炼油工业整体水平的提高, 炼油厂规模已发展至年产千万吨, 中国炼油能力和催化裂化装置加工能力均列世界第二位。进入21 世纪, 中国首创的绿色炼油和石化新工艺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在辛勤工作、不断钻研科学的同时, 闵恩泽始终没有忘记积极培养中国科技发展的后继力量。从1987 年起, 他先后指导了50 多名学生, 包括博士生20 多名, 博士后10 多名。他通过实践认识到,进行催化剂研究的人才有了, 但真正能够把催化剂从实验室做到工业化的人才还要经过长期的锻炼才能成长起来。耄耋之年的他不仅没停止在科研领域的耕耘与播种,还要把自己50 多年自主创新的经验和教训写下来, 因为它们真实生动, 容易理解, 有助于培养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创新型人才。
回味多年科研和生产工作的风雨曲折, 闵恩泽觉得, 要成功, 先做人。他常对学生说, 做人首先要勤奋, 资历浅陋没关系, 只要肯下功夫, 花两倍、三倍的时间和精力, 总能把事情做好; 还要严谨做事, 开拓创新。在处事上, 要诚信、宽容和谦虚, 这样才能团结别人、使自己融入集体, 发挥团队的力量,共结硕果。

三、闵恩泽主要论著
Min E Z , Zhou P L . 1992 . Progress in catalytic technology in the People摧s Republic of China during the 1980s .
Applied Catalysis A : General , 95 : 1唱20 .
Min E Z , Li D D , Yuan Q T .1997 . The petroleum refining industry in China . Hydrocarbon Engineering , (9) :
1唱5 .
闵恩泽. 1997 .工业催化剂的研制与开发——— 我的实践与探索.北京: 中国石化出版社畅
闵恩泽,陈家镛,蔡启瑞等. 1998 .推进化工生产可持续发展的途径——— 绿色化学与技术畅中国科学院院刊,
12 (6) : 33唱37 .
闵恩泽,吴巍. 2000 .绿色化学与化工.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畅
Min E Z .2000 . Environmentally benign catalytic technology for refining and petrochemical production : A recent
review of related R&D activities in China . Catalysis Today , 63 (2唱4) : 113唱122 .
闵恩泽. 2000 .21 世纪催化材料的发展与对策.中国科学院院刊,15 (5) : 328唱334 .
Min E Z , Mu X H . 2001 . New catalytic materials . Rare Metal Materials and Engineering , 30 : 307唱310 .
闵恩泽,孟祥堃,温朗友.2001 .新催化材料和化工过程强化——— 非晶态合金/磁稳定床反应器和负载型杂多酸
/悬浮床催化蒸馏.石油炼制与化工, 32 (9) : 1唱6 .
闵恩泽等. 2001 .绿色化学技术:六位中科院院士的评述. 南昌: 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闵恩泽. 2002 .新兴催化材料畅中国工程科学, 4 (1) : 81唱91 .
闵恩泽,李成岳. 2002 .绿色石化技术的科学与工程基础. 北京: 中国石化出版社.
闵恩泽. 2003 .工业催化之路的求索.石家庄: 河北教育出版社.
闵恩泽,杜泽学.2002 .石化催化技术的技术进步与技术创新——— 总结历史经验指导未来. 当代石油石化, 10
(11) : 1唱6 .
闵恩泽. 2004 .2003 年石油化工绿色化学与化学工程的进展.化工学报, 55 (12) : 1933唱1937 .
Min E Z .2006 . Development of biodiesel in China . Frontiers of Chemistry in China ,1 (3) : 241唱246 .
闵恩泽. 2006 .利用可再生油料资源发展生物炼油化工厂.化工学报,57 (8) : 1739唱1745 .
闵恩泽. 2006 .利用可再生生物质资源的炼油厂——— 推动化学工业迈入“碳水化合物” 新时代. 化学进展, 18
(2/3) : 131唱141 .
闵恩泽,张利雄. 2006 .生物柴油产业链的开拓——— 生物柴油炼油化工厂. 北京: 中国石化出版社.
闵恩泽,姚志龙. 2007 .近年生物柴油产业发展——— 特色、困境、对策.化学进展, 19 (07 /08) : 1050唱1059 .

主要参考文献
闵恩泽. 1997 .工业催化剂的研制与开发——— 我的实践与探索.北京: 中国石化出版社.
闵恩泽. 2003 .工业催化之路的求索.石家庄: 河北教育出版社: 1唱13 .

撰稿人
姚志龙(1971 ~  ) ,安徽桐城人,高级工程师。在闵恩泽院士指导下, 研究石油化工和生物质化工催化技术。
2006 年始兼任闵恩泽院士学术秘书, 2008 年获博士学位。

 

 

 

男,1924.2.8生。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四川成都人。1946年中央大学化工系毕业。1951年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学位。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93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94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高级工程师。2008年1月8日,在2007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获得200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08年2月17日被评为 “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2007年闵恩泽荣膺十大科技英才奖。

研究领域
  闵恩泽院士主要从事石油炼制催化剂制造技术领域研究,是我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术自主创新的先行者,绿色化学的开拓者。
  20世纪60年代初,他参加并指导完成了移动床催化裂化小球硅铝催化剂,流化床催化裂化微球硅铝催化剂,铂重整催化剂和固定床烯烃叠合磷酸硅藻土催化剂制备技术的消化吸收再创新和产业化,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满足了国家急需。
  20世纪70年代,他指导开发成功的Y-7型低成本半合成分子筛催化剂获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他还开发成功了渣油催化裂化催化剂及其重要活性组分超稳Y型分子筛、稀土Y型分子筛,以及钼镍磷加氢精制催化剂,使我国炼油催化剂迎头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主持的“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和反应工程”项目推动了我国绿色化学研究的广泛开展,“非晶态合金催化剂和磁稳定床反应工艺的创新与集成”获得2005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20世纪60年代开发了制造磷酸硅藻土叠合催化剂的混捏—浸渍新流程;通过中型试验提出了铂重整催化剂的设计基础;研制成功航空汽油生产急需的小球硅铝催化剂;又为重油加工,开发了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以上催化剂都已投入生产。70—80年代领导了钼镍磷加氢催化剂、一氧化碳助燃剂、半合成沸石裂化催化剂等的研制和开发,也均投入生产和应用。1980年以后,他指导开展新催化材料和新化学反应工程的导向性基础研究,其中新催化材料有:层柱粘土、非晶态合金、负载杂多酸、纳米分子筛等;新化学反应工程有:磁稳定床、悬浮催化蒸馏。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已开发成功己内酰胺磁稳定床加氢、烯烃与苯烷基化的悬浮催化蒸馏等新工艺。近年来,他进入绿色化学的研究领域,曾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九五”重大基础研究项目“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和反应工程”的主持人。近年他还扩展至开发化纤单体己内酰胺的制造技术,正开发新的工艺,己取得长足进展。

新闻报道
  53年前,他留美学成归国。从此,他的人生和祖国炼油催化事业的发展紧密相连。
  作为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2008年1月8日,他从胡锦涛总书记手中接过殷红的奖励证书。站在人民大会堂大礼堂主席台中央,他看起来依然平静又谦逊。他用一生未改的四川乡音说:“这成绩是属于大家的。”
  少年英姿,如今白首。这位83岁的老人,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中国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高级顾问——闵恩泽。

创新不止
  有一种神奇的物质,在它的作用下,能更快更多地生产所需要的产品,1835年,一位瑞典化学家将这种神奇的物质命名为“催化剂”。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闵恩泽 院士国石油炼制和石油化工领域,催化技术不断发生巨大变化。20世纪50年代,我国石油炼制催化剂领域还是一片空白,如今,国产催化剂早已跻身国际先进行列。
  这其中的一些重大创新和变化,几乎都无法绕过闵恩泽的名字。
  “非晶态合金催化剂和磁稳定床反应工艺的创新与集成”,这是2005年国家技术发明奖唯一的一等奖。此前,该奖曾连续6年空缺。这23个字,记者每次重复都觉得有些拗口,幸好对面这位总设计师始终和蔼慈祥。
  自1925年以来,晶态型的雷尼镍催化剂一直在有机合成中广泛使用,技术趋于成熟,技术进步十分缓慢。将雷尼镍的科学知识基础由晶态转为非晶态,由搅拌釜改为磁场控制的磁稳定床,这是原始创新和继承创新。
  这项创新带给闵恩泽很多启示,“最重要的是,我对自己增强了信心。这项创新的思路和概念完全是我们自己的,是经过我们二十年的努力。它证明,中国科技人员有能力自主创新。”
  在他的简历上,记者看到一条清晰的创新轨迹:1960年,他捧出质量优于国外产品的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1981年,他研究开发成功半合成分子筛裂化催化剂;1995年起,他担任“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和反应工程”项目主持人……
  问及创新的感受,他毫不犹豫地告诉记者:“思考催化剂的问题是快乐的;当想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法时,也是快乐的;当课题最终取得成功时,那更是快乐的。”
  如今,这位80多岁的长者,其关注点早已放到绿色化学领域。采访中,他和记者提及最多的是“如何把绿色化学扩展到开发生物柴油和生物质化学品新领域”。他指出:“生物柴油是替代石油柴油的清洁燃料之一。而要使其能在市场竞争中立足,还要配套开发高附加值的生物化学品。目前,世界各国生物柴油的发展步伐快得不得了,我们必须抓紧。”
  “我们不仅要急起直追,而且要争取技术领先权易于我手。在别人屁股后面跑,永远超不过人家。”他说。

闵恩泽-爱好美食
  压力太大、睡觉不好还整天笑哈哈,爱好美食、秘书曾享受他学来的“煎西红柿加起司加黄油”,听李宇春的歌,还能唱三个版本的《上海滩》 ,他就是——可爱又可敬的老头闵恩泽
  除了京剧,闵恩泽还闵恩泽 院士会听流行音乐,“老先生曾给我看他买的李宇春的CD,还问我听没听过李宇春的歌,庞龙的歌,可惜我都不知道。先生总是睡觉前放CD,定好半小时,在音乐声中睡觉。”无从考证,他从什么渠道了解到这些最新的流行歌曲,也不知道老先生又会从中得到什么启发、联想。
  除了听歌,闵恩泽还把养鱼、每天上下班的一个小时当作锻炼的最好机会。“先生给鱼喂食换水,从家里到办公楼单程需要15分钟,两个来回就是一个小时,先生都看成生活的乐趣,缓解压力的渠道。”
  爱好美食的闵恩泽是四川人,寻遍各种菜系的美味,“各种菜系,昂贵的海鲜什么的不吃,也不一定非要辣的,老先生只钟爱比较家常本色的菜。”姚志龙还曾享受闵恩泽学来的“煎西红柿加起司黄油”早餐。
  繁重的科研任务,也压迫着闵恩泽的身体——数年来他动过3次大手术,1964年他患肺癌,被切除了两叶肺,同时摘除了一根肋骨;1989年又患胆囊结石,把胆切除了;1999年春节期间,因胆管堵塞,引起了胰腺炎,非常危险,又一次做了手术。但现在,闵恩泽还是精神矍铄,有朋友说他精神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能够很好地调整心态,对于疾病一向泰然迎对。

“又辣又爱”
  每当北京有一家新的川菜馆开张,闵恩泽都忍不住要立刻赶去。他喜欢吃川菜,尤其喜爱“麻辣烫”。他还诙谐地用“麻辣烫”来比喻创新的体会:“创新好似吃‘麻辣烫’,又辣又爱。坚持下去,终获成果!”
  “又辣又爱”道尽创新苦与乐,“坚持下去”折射人生尽执着。就在老人的讲述中,记者的思维又一次在时空中穿梭,由近及远,由远及近。
  边学习、边实践、边革新,1960年,闵恩泽等开发成功独特的混捏—浸渍法制备磷酸硅藻土催化剂,生产出合格的磷酸硅藻土叠合催化剂,其耐水性超过进口催化剂,且价格便宜。这背后是他们近5年的努力。
  1964年5月,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正式投产。投产期间,他也亲自到现场主持制定试生产方案和操作规程,甚至食宿都在现场。这背后,是他们4年的坚持。
  “非晶态合金催化剂和磁稳定床反应工艺的创新与集成”,这更是一个集体为之探索20年的成果,既没有现成的模式,也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闵恩泽感慨:“中间的曲折坎坷实在太多了。但坚持到底,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午后的冬阳照进他的书房,也落在他的身上,让人的心情感到格外灿烂、温暖。
  这是来自他最亲的人的评价——
  同是中科院院士的夫人陆婉珍这样评价,他能取得一些成绩,并不是他比别人聪明,只不过是他一辈子都在不停地钻研这件事。女儿说:“他的脑子比较单纯,一天到晚就在想他那个催化剂的事。”
  而他自己,则笑呵呵地对记者说:“就像《西游记》一样,取经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唐僧就很执着,碰到再多困难,也没有动摇他取经的决心,最后终于到了西天,取得真经。”

[编辑本段]责任驱动
  当记者问他:“您一生都在不断追求创新,其中最大的驱动力是什么?”他回答:“责任。”在他看来,一个人做的事,能够和国家强盛、民族命运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1948年,他在美国第一次看到催化裂化装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变成清亮透明的汽油,当时他除了惊奇,只有感慨:中国何时能建成这样的装置?
  但让他未料到的是,12年后他却在研究这套装置的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而当时,国外对这种催化剂的制造技术严密封锁。
  1964年,他研制出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当时我国面临的情况是,国外不再向我们提供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没有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就不能生产航空汽油,我们的战鹰面临飞不上蓝天的危急局面。
  他不仅把一生的兴趣都和国家需求紧密结合。“责任”也体现在他工作生活的一点一滴。
  时至今日,学生宗保宁仍记得做博士论文时的一件事。当他的论文一遍遍地被退回,他忍不住赌气地说:“不写了,我和您的写作风格不一样。”闵恩泽说:“不是风格不一样,是水平不一样。”严师出高徒。如今,宗保宁已是中国石油化工科学院副总工程师。
  因为“责任”,闵恩泽的心中自有论文达标的杠。因为“责任”,他记得每个学生、每个学生的孩子的生日。也因为“责任”,他生平最讨厌说话不算数、不讲信用的人。
  这些年,他一直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他告诉记者说:“我真希望能培养出更多、更好的催化领域的攀登者。这个责任很重。”因为他认识到,“做科研,不仅要有信念、有方法,还要发挥优势各尽所能,要讲团队精神团结协作。”
  雄关险道,今又从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闵恩泽继续用他的智慧、执着和爱国情怀,在催化领域里燃情未来。

“中国催化剂之父”闵恩泽
  人物档案
  闵恩泽,著名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术自主创新的先行者,绿色化学的开拓者,被誉为“中国催化剂之父”。
  1924年2月出生于四川成都,1946年毕业于重庆中央大学化学工程系。曾任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研究室主任、主任工程师、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副院长、首席总工程师、学术委员会主任等职;现为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高级顾问,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喷气燃料临氢脱硫醇、近临界醇解……一项项科技自主创新解决了中国在石油炼制方面的燃眉之急,开启了我国的绿色化工时代。
  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人、石油化工技术自主创新的先行者和绿色化学的开拓者,这是业内同行对他的一致评价。2008年1月8日上午,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站在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领奖台上,满头银丝的耄耋院士闵恩泽面带微笑,平静而泰然:“把自己的一生与国家的建设、人民的需要结合,是我最大的幸福。”
  从试验到失败,从失败再到试验,从一片空白中开始
  突破催化剂的国际封锁
  1955年10月,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化学工程系获得博士学位后并工作4年的闵恩泽冲破道道封锁回到了阔别8年的祖国。回国之初,很多单位都不敢接受从美国回来的人,接连吃了几次闭门羹。闵恩泽说,他很感谢当时石油工业部的部长助理徐今强,分配他们去当时正在筹建的北京石油炼制研究所。从此,他的人生和祖国炼油催化事业的发展紧密相连。当时,我国炼油所用的催化剂,依靠从前苏联进口,对于这一领域的研究还是空白。
  “那时候各方面条件都很艰苦,实验室是向当时的北京石油学院借的几间平房。”闵恩泽回忆说。实验设备也只有从大连石油研究所搬来的几件旧设备,试验装置要靠自己制备。更棘手的是,国内没有现成可循的技术资料。不过闵恩泽认为,落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落后而不争气的颓废习气。他满怀信心地组织大家制订建组规划,设计实施方案。他亲自出去购买材料,添置设备,选拔人才。仅仅几个月,就建立起一个初具规模的中型试验装置。当时,他们只有几个人,就边学边干起来了。没有技术资料,他组织大家收集国外有关学术论文、专利文献、产品说明、广告图片,从多方面掌握国外技术发展情况,然后结合我国实际,制订自己的研究计划,摸索试制国内需要的催化剂。他们为查阅资料,摘录笔记,度过不知多少不眠之夜。经过几年艰苦的努力,闵恩泽和他的助手们在大连石油研究所等兄弟单位的配合下,几种主要石油炼制催化剂,陆续研制成功,投入工业生产。
  1959年,苏联援建的我国现代化100万吨/年兰州炼油厂投产,其中有一套移动床催化裂化装置是核心,它把重油二次转化为航空汽油,所用的移动床小球裂化催化剂一直从前苏联进口。上世纪60年代初,中苏关系紧张后,苏联开始以次品供应。“1960年开始,苏联逐步减少以至最后停止了对我国的催化剂供应,当时库存的催化剂只能维持一年,直接威胁到我国航空汽油的生产,形势十分严峻……”石油工业部的老部长余秋里在回忆录中写道,“我把研制催化剂的重担,交给了石油科学研究院从美国回来不久的闵恩泽同志……”
  闵恩泽,临危受命,全身心投入其中,立即组织专题组开展催化剂的研究和开发;参加工厂设计,确定工艺、设备选型;最后担任工厂开工副总指挥。那些日子,他吃在现场,住在办公室,每天8点开始工作,一直忙到夜里1点多,接着又开碰头会,通常都是凌晨两三点才休息。闵恩泽决心不辜负党和政府对自己的信任和期望,用艰苦的劳动去开垦这片广阔的处女地。
  早在1948年,闵恩泽在美国第一次看到催化裂化装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变成清亮透明的汽油,当时他除了惊奇,只有感慨:中国何时能建成这样的装置?让他未料到的是,十多年后他却在研究这套装置的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在试验过程中他经常与危险擦肩而过,第一次试运转就发生了掉带事故,闵恩泽亲自钻进高温烘烤的干燥室,后来他指导设计了自动调带装置,才将问题解决。由于技术、经验等方面的不足,他和同事们在几间非常简陋的小平房里冒着危险,反复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其间,闵恩泽常用毛泽东主席的话来激励自己也鼓励大家,“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失败和挫折教育着我们,使我们变得聪明起来”,边学习、边实践、边总结,从试验到失败,从失败再到试验,在探索中摸索前进。
  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克服了一个个难关之后,终于实现了试生产的成功,生产出了我们自己的高质量的小球硅铝催化剂。此时,离催化剂库存告罄仅有两个月时间。催化剂供应及时得到了保证,中央领导人和石油部领导的心,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问题解决了,试生产成功了,闵恩泽却病倒了。回北京之后,在一次过敏性鼻炎的体检中,医生惊讶地发现,闵恩泽已经患上了肺癌,需要动大手术!就在闵恩泽还不到40岁的时候,无情的病魔夺去了他的两页肺和一根肋骨!
  大病初愈,他爬几层楼梯都会气喘吁吁,闵恩泽探索的脚步却并未停止。在之后的几年里,他又接连攻克了重重难关,研制出了我国炼油工业急需的磷酸叠合催化剂和铂重整催化剂等。就在这些成就的带动下,一批催化剂工厂、炼油厂拔地而起,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我国炼油催化剂发展的基础。之后,我国炼油催化剂品种不断丰富和齐全,并形成系列,不但大大满足了国内炼油生产的需要,而且屡次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我国也逐渐成为世界少有的裂化催化剂供应商之一。
  为国家的建设作贡献,是我最大的幸福。
  开启绿色化工时代
  20世纪90年代初,发展绿色化学、减少环境污染越来越成为普遍的心声,这时的闵恩泽虽然已经年近七旬,但他依然走在科技发展最前沿。站在历史的高度,他深感对子孙后代的责任重大,开始致力于把催化科技应用于绿色化学中去,把自己的催化剂研究从石油炼制领域扩展到石油化工的有机化工原料以及化纤单体领域。
  1995年,闵恩泽担任中国科学院化学部《绿色化学与技术——推动化工生产可持续发展的途径》咨询课题组长,组织调研活动,主编出版调研文集《绿色化工技术》,并提出发展我国绿色化学的建议。同年,他又担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与中国石化集团公司联合资助的“九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和反应工程》的项目主持人。闵恩泽高瞻远瞩的学术把握、精心的指导和兢兢业业的敬业精神使这一重大项目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为解决国内对己内酰胺这一重要化纤原料的迫切需求,中国石化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相继耗资25亿元、35亿元,引进以苯和甲苯为原料生产己内酰胺的装置各1套,在巴陵分公司和石家庄化纤公司生产。到了2000年,由于多种原因,两套装置年亏损近4亿元,急需扭亏为盈。
  闵恩泽参加中国石化技术服务小分队,去巴陵分公司技术咨询后,又主持石家庄化纤公司己内酰胺现场诊断,提出建议;以企业为创新基地,产学研相结合,动员全国优势单位和人才,联合攻关,仅用了7亿元进行工艺改造,把两套装置的生产能力由原来的5万吨/年分别提高到14万吨/年、16万吨/年,提高了产品质量,实现扭亏为盈,而且彻底消除了引进技术带来的严重环境污染,从而开启了中国的绿色化工时代。面对多方赞誉,闵恩泽真诚地说:“能把自己的一生与人民的需求结合起来,为国家的建设作贡献,是我最大的幸福。”
  新世纪以来,闵恩泽依然精神饱满,进入绿色化学中的生物物质资源利用新领域,利用油料作物发展生物柴油。这一产业的发展不但可以降低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减少汽车尾气对空气的污染,还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保护环境,并可以支援“三农”问题。
  作为战略科学家,闵恩泽非常关注和熟悉国际科技前沿,并始终站在世界石油化工科技的前沿。20世纪90年代初,他就提出发展我国绿色化学的建议,并指导开发成功多项从源头根治环境污染的绿色新工艺。21世纪以来,他进入绿色化学中的生物质资源利用新领域,指导学生开展利用油料作物发展生物柴油的生产工艺研究。目前,已开发成功高压醇解生物柴油生产新工艺,建成2000吨/年的中试装置。
  科技报国,他们共同用智慧催生着绚烂的“科技之花” 
  恩爱的院士伉俪
  其夫人陆婉珍,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的分析化学家
  傍晚时分,北京西北一隅的中国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内,经常可以看到两位老人携手散步,林荫路上留下他们斜长的身影。这两位看起来很平凡的老人就是两院院士闵恩泽和他的夫人陆婉珍院士。在我国科学家阵容中,夫妻院士并不多见,而闵恩泽与陆婉珍就是一对获得过我国工程科技界最高荣誉的恩爱伉俪。
  1950年,闵恩泽与当时已经是博士后的妻子陆婉珍走上了红地毯,跨进了婚姻的殿堂。闵恩泽与陆婉珍是中央大学学习时的同班同学。陆婉珍喜欢数理化,数学一直全班第一,她的理想是当“中国的居里夫人”,对个人问题并不重视。所幸缘分一直跟随着他们。后来,两人一前一后赴美国留学。
  1951年7月读完博士以后,闵恩泽和妻子都参加了工作,在当时,两个博士的收入是相当可观的。对于这时的闵恩泽来说,生活已经相当优越了,但在他心里,“出去是为了学有所成,学成了就回来”。这时,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国际局势日渐紧张,美国政府限制理、工、农、医等专业的人才离开美国国境,回国之路变得异常艰难。甚至有美国人讽刺说,回国,就等于拿脑袋往石头上撞。尽管如此,闵恩泽和夫人一方面在工作中努力钻研先进科学技术,收集各种技术资料,为参加新中国建设作准备;一方面为取得回国签证进行不懈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止归国的脚步。终于,他托朋友在香港找了一份工作,到了查济民先生在香港创办的中国染厂当研究室主任,条件是9个月以后辗转回大陆。1955年10月,闵恩泽终于偕妻子一起跨过罗湖桥,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接受采访时,闵恩泽回忆起接受胡锦涛总书记颁奖时的情景充满了幸福感。他欣喜地说,我很幸运,这是党和国家给予科技人员的最高荣誉,反映了党和国家对科技事业的高度重视,对科技人员的亲切关怀。“我只是个上台领奖的代表,这个奖项是全国几代石化人集体智慧的结晶。我很幸运,50多年来祖国石油工业的兴旺发展,为我提供了发展专业、施展才华的大好机会。事实证明,我50多年前回国是正确的选择。”
  闵恩泽现在正筹划两件大事:一是把50多年的自主创新案例写下来,以便于后来者学习培养创新型人才;二是探索利用生物质资源生产车用燃料和有机化工产品,迎战油价飙升和大量进口石油的考验。他的研究成果无疑将恩泽后世。
  催化剂是一种它能够加速反应速率而自身不改变的物质。它能够诱导化学反应发生改变,而使化学反应变快或者在较低的温度环境下进行化学反应。作为石油化工领域著名的催化剂专家,闵恩泽用自己的科学创新思维催化着石油化工的突飞猛进,用自己的智慧催生着艳丽的科技之花。

 

人物简介:

  闵恩泽 84岁  四川成都人

  石油化工专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工程院院士  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2008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08年1月8日,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其中最受瞩目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分别颁发给了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闵恩泽和植物学家吴征镒。而在2006年,闵恩泽就曾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那时的他已经82岁。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为什么能在两年时间里两度获得国家级的科技大奖?《面对面》栏目记者王志在近日专访了闵恩泽院士。

  主持人:很多观众可能都会纳闷,从来没有听见这个人的名字,怎么一下子就获了那么大的奖?

  闵恩泽:这也是机遇吧,机遇。我老说我很幸运。就是石化工业的发展,快速发展,那么这个发展中间呢,就为我跟我的同事,大家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主持人:84岁,你才拿到这个奖,你会不会觉得这个奖来得有点晚?

  闵恩泽:原来并没有想到会得奖,对吧,没想到那一些事情,得奖那天我在人民大会堂,碰见吴仪副总理,她从燕山石化出去,石化副院长,她也是我们原来的中国石化总公司总经理,我还给她讲了一句话,我说这是我们几代石油跟石化人,大家的结晶,我说中间还有你一份呢。确实是这样。就是说一个人的人生吧,你追求什么,我自己有时候感觉到很满足,就是有了成就感,你比如我到了兰州,我站塔上,一看到那片催化剂厂,当初空地一片,现在建起来了。那这种是很高兴的啊,就这时这种感觉是很难形容出来的。

  在荣获国家科技最高奖的同时,闵恩泽也获得了高达500万元人民币的巨额奖金。科技奖励大会结束后的第三天,在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举行的座谈会上,闵恩泽已经在考虑如何使用这500万了。

  主持人:您觉得这个钱多还是少,准备怎么处置?

  闵恩泽:现在钱对我们,有什么用途,那我们的养老,我们的医疗,国家都包了,不需要花钱了是吧。我的小孩这些,她也不需要我的钱。那么我现在想什么呢,要奖励出点子走新路的人。但是我们现在这个奖励政策,是要有了工业化的成果才奖励,过去我们这个行内有一句话,一个馒头两个馒头三个馒头,三个馒头吃饱了工业化了,所以当时要奖的时候,把第一个馒头的人掰的分量还是很小。

  主持人:您不会说是把奖金来当奖金?

  闵恩泽:它(500万) 是这样,它四百五十万就是资助选题,用于科学研究,是分两拨的,五十万是奖励个人的。那么先前我有个打算,就是五十万拿出来就奖励院里面,我自己还要出一点钱。

  主持人:自己还要倒贴呢。

  闵恩泽:倒贴,我来个想法,然后我们院里面再匹配一些钱,就做出一个奖励原始创新,就是导向性基础研究,开拓性探索的,能够形成这个原始专利的这部分,就奖第一个馒头的人,

  主持人:国家奖给您这个钱,您拿来做什么都可以啊,改善生活也可以。

  闵恩泽:现在要管住嘴啊,你不能吃啊,现在吃多了它有些问题来了,其实我要买什么东西我还是有钱买,足够了,另外就是成都,我有个母校,(原来)叫省立成都中学,我是2004年吧,我捐献了十万块钱,成立个奖学金,奖学金都奖优秀的学生,但是现在呢我觉得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就是没有奖励那些贫困的学生,要给他们负担一些他们生活的费用,一些贫困学生能够出来上大学,甚至支持到大学,这个我还准备。

主持人:您这得奖了,您还想着他们。

  闵恩泽:想着他们,他们给我打电话,我得了奖,他们也给我祝贺。

  闵恩泽获得国家科技最高奖是因为他在我国炼油催化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就像计算机的芯片一样,催化剂是石油炼制与化工工业的核心技术。当石油开采出来后,它必须经过炼制才能转变成人们日常生活中需要的各种产品,如汽油、柴油、塑料、橡胶等。而催化剂在石油炼制的过程中发挥着主导作用,因此,人们把催化剂比喻成“点金石”,而把掌握催化技术的人称作是“点石成金”的人。

  主持人:有多重要呢?这个催化剂?

  闵恩泽:这个催化剂就是催化裂化,催化裂化起什么作用呢,我打个比方,这个石油都是碳氢化合物,分子有大有小,那汽油呢,大概这个链,汽油的分子链大概到五个六个到十一个这么长,那柴油就更宽一点,后面就更宽了,就几十个了,我们炼油干的事,简单的说,就是大的分子我可以给你砍断,变成小分子。我切断,知道就切成汽油了,对不对,或者切成柴油。另外呢,就是切了之后,切得太小了,变成气体了,就变成液化气了,我们有本事给你接起来,把小的给你接起来,又接到汽油去,我也能做到。催化裂化就是把那个几十个分子的重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0861号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2008-2017.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