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李大东介绍
李大东介绍
www.dicp.cn    发布时间:2010-03-30 11:40    栏目类别:走近专家
---

  年轻人苦寻成才之路,但常常不得要领。“其实通过别人的帮助,是很容易进步的。”李大东淡淡地如是说。

  李大东,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当了12年的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院长,是石科院历任院长中任期最长的一位,2003年的最后一天退居二线,改任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时年已过65周岁。作为一位国内外知名的石油炼制专家,在谈及自己的成才之路时,他动情地说:“回首这几十年的经历,我深深地感到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除了个人的不懈努力和苦苦求索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激励因素,这就是在我人生各个重要的发展阶段,几乎都得到了一位或几位老院士的指导和佑助。他们对我的人生定位、成才方向及以后的成长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教他如何学好知识的教授
  中学时期,李大东的学习成绩就不错,数学、物理、化学等各科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但那时他总感到学得不满足,学得不解渴,许多知识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1956年,18岁的李大东从北京21中考入了北京大学化学系。事后证明,这是他人生路上的一次重大飞跃,也是其事业的起飞点。北京大学校园环境优美,学术气氛活跃,图书馆的藏书也非常多。进了北大,李大东就像一个走了很长夜路的孩子,一下跨进了一座灿烂辉煌的殿堂,眼界豁然开阔了:一切都是清新的,一切都是感奋的,一切都是极具魅力的。他常常畅抒胸臆地与同学们进行学术争论,也常常整日“扎”在图书馆里贪婪地“啃食”书籍。
  在6年的大学生涯中,对李大东影响最大的是傅鹰和唐有祺两位教授。那时,傅鹰教授已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后来还当了北大的副校长,而唐有祺教授是在20世纪80年代当选为院士的。他们德高望众、学识渊博,对知识的讲解不仅清楚、明白,而且还启发学生认识和了解知识是如何发展的。李大东听他们的课,简单地说就是4个字:过瘾、解渴。李大东从两位教授的授课中受到了很大的启迪,为他以后进一步认识客观世界的规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回答了他中学时期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此后在谈到两位教授时,李大东说:“如果把我一生所进行的科学探索画成一条轨迹的话,我觉得:这条轨迹的起点应该定在北大,傅鹰和唐有祺两位教授则是我重要的启蒙导师。”母校6年的学生生涯使李大东受益终身。

  教他如何搞好科研的领路人

  1962年,李大东从北京大学毕业了,分配到石油科学研究院催化剂研究室当技术员,当时研究室的室主任是闵恩泽博士。闵恩泽博士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1955年与夫人陆婉珍博士一同回国参加新中国建设,是一位治学非常严谨的学者,一生都在致力于创新。他1980年当选为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是我国炼油催化剂方面的奠基人。李大东说:“现在回想起来,我能一跨出校门就在闵恩泽院士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的幸之又幸。闵恩泽院士为我国的炼油催化剂领域培养了一代科技人才,而我就是其中之一。”刚参加工作时,可以说,李大东是在闵恩泽院士耳提面命般的指导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在他熬了几夜,如释重负地把第一份科研报告交出去后,闵院士用红笔逐字逐句地对报告进行了非常认真的修改。改到什么程度呢?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几乎每页纸都是红字多黑字少。当闵院士修改过的科研报告返回到自己手中时,李大东汗颜了,他为自己差错多而深深自责。同时,他又备受感动,内心深处被老一辈科技工作者的敬业精神和严谨的工作态度所震撼。从此以后,李大东写科研报告非常认真,在交出去之前都要反复推敲、反复检查、反复核对。他的第二份科研报告,红字已明显少于黑字,以后红字是越来越少。而且他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凡是闵院士改过的错误,决不允许再出现第二次。由于李大东虚心和勤奋,他进步很快,参加工作才两年就当上了课题组长,是当时石科院最年轻的课题组长之一。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已是院总工程师的闵恩泽院士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靠了边,李大东也下了3年干校,回京后在属于燃料化学工业部领导的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炼化室搞了几年科研管理工作。1978年,石油、化工两个部委分家时,李大东主动请求回科研一线,在侯祥麟院士的支持下,他进入了石科院新组建的基础研究室工作,而基础研究室当时恰恰是刚成为副院长的闵恩泽院士分管的。所以,李大东不仅又在闵恩泽院士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了,而且他的研究方向也是闵院士亲定的,即研究石油加氢技术。这是李大东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闵恩泽院士不仅为他选定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而且指出了一条成才的道路。李大东在其后半生中,如醉如痴地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了下去。有苦有乐,有悲有喜,但是他深爱他的加氢领域。在大量基础研究的基础上,李大东作为第一发明人组织开发了RN-1加氢精制催化剂。从1978年进行加氢领域的基础研究,到1987年RN-1在广州石化总厂工业试验成功,他十年磨一“剑”,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RN-1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之后,李大东又和同事们一起,一面积极扩大RN-1的推广应用,一面组织加氢领域的“纵深行”,开发系列化的加氢技术。现在RN-1加氢催化剂已在国内外52套工业装置上得到了广泛应用,其家族技术也发展到了11个系列43个品种,为国家创造了数十亿元的经济效益。之后,他又组织开发成功了中压加氢改质等一系列的重大工业技术。回想这些成绩的取得,李大东从心底感谢他技术上的领路人。

  教他如何作出正确技术决策的学者

  1972年至1977年,在燃化部石科院院部期间,李大东有幸追随时任副院长的武迟院士。武迟院长是一位化学工程专家,1939年他25岁时就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化学工程硕士学位,1950年回国后先是在清华大学任教授、副系主任,后在北京石油学院任炼制系主任、副教务长,1980年当选为科学院院士,在石科院老一辈的技术骨干中他的学生很多。在院部那段时间,李大东经常跟随武迟院长出差去工厂,耳濡目染,从他身上学习到了不少可贵的东西。回首平生,李大东一直认为,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是两个人:技术上是闵恩泽,而在科学分析的基础上作出正确技术决策方面则是武迟。通过出差下厂,李大东了解了工厂,并清醒地认识到了:搞工业技术研究的人,如果不了解工厂,不了解生产装置,就搞不好技术开发。“文革”前,李大东做的第一项科研工作是“流动循环法研究环己烷在铂重整催化剂上的脱氢反应动力学”,并在1965年的全国科学大会上做了专题报告,受到当时化工界的技术权威、化学工业部副部长侯德榜院士的赞扬。能刚工作两三年就做出一些成绩,并受到了权威的赞扬,李大东当时一直沾沾自喜。但在跟随武迟院长了解了工厂,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工业,进而认识到科研必须与企业、与生产相结合的重要性之后,他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过去还不懂得应该如何搞研究。通过自我“否定”,李大东的认识提高了,对于他以后搞出RN-1及搞好技术管理工作等都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教他如何当好院长的领导

  对李大东一生影响较大的还有一位老前辈,这就是侯祥麟院士。侯祥麟院士是石科院的老院长,1948年在美国卡内基理工学院获博士学位,1955年中国科学院的首批院士,1978年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他不仅是一位资深的学者,还是一位资深的革命家。我国的石油炼制技术基本上是靠自力更生发展起来的,而侯祥麟院士则是我国石油炼制技术开发的奠基人。侯部长律己很严,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记得1976年地震时,作为院领导的他始终坚持在防震棚中办公,全身心扑在全院的抗震工作上,以致没有时间去搭盖自家的防震棚,也没有指派他人为自己家盖防震棚。当全院的老老少少都钻进防震棚躲避一次次余震的时候,他的家属却因没有防震棚而坐在露天的球场上……这件事对李大东的触动很大,在危难时刻他看到了一个领导干部、一名老共产党员的无私形象和先锋表率作用,也使他加深了对这位老领导的敬重。1991年9月28日,李大东被任命为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院长。在任命正式公布的第二天,李大东就专程登门拜访了已经退居二线的侯祥麟,虚心而诚恳地向他请教一个问题,这就是:如何当好一个研究院的正院长?李大东为何如此“虔诚”?他说:“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侯祥麟院士永远是我的领导和楷模。”

  世界上成才的道路有千条万条,其中最容易做到而又最容易被忽视的一条途径,就是寻求别人的帮助和指导。李大东院士的成长经历就生动地印证了这一点。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如果一生都能虚心地向周围的人求教,尤其是诚恳地向老同志和老前辈学习,那他就把握住了打开成功之门的钥匙。

 

"李大东院士和他的五位前辈" 

年轻人苦寻成才之路,但常常不得要领。“其实通过别人的帮助,是很容易进步的。”李大东淡淡地如是说。 李大东,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当了12年的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院长,是石科院历任院长中任期最长的一位,2003年的最后一天退居二线,改任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时年已过65周岁。作为一位国内外知名的石油炼制专家,在谈及自己的成才之路时,他动情地说:“回首这几十年的经历,我深深地感到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除了个人的不懈努力和苦苦求索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激励因素,这就是在我人生各个重要的发展阶段,几乎都得到了一位或几位老院士的指导和佑助。他们对我的人生定位、成才方向及以后的成长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教他如何学好知识的教授

中学时期,李大东的学习成绩就不错,数学、物理、化学等各科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但那时他总感到学得不满足,学得不解渴,许多知识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1956年,18岁的李大东从北京21中考入了北京大学化学系。事后证明,这是他人生路上的一次重大飞跃,也是其事业的起飞点。北京大学校园环境优美,学术气氛活跃,图书馆的藏书也非常多。进了北大,李大东就像一个走了很长夜路的孩子,一下跨进了一座灿烂辉煌的殿堂,眼界豁然开阔了:一切都是清新的,一切都是感奋的,一切都是极具魅力的。他常常畅抒胸臆地与同学们进行学术争论,也常常整日“扎”在图书馆里贪婪地“啃食”书籍。

在6年的大学生涯中,对李大东影响最大的是傅鹰和唐有祺两位教授。那时,傅鹰教授已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后来还当了北大的副校长,而唐有祺教授是在20世纪80年代当选为院士的。他们德高望众、学识渊博,对知识的讲解不仅清楚、明白,而且还启发学生认识和了解知识是如何发展的。李大东听他们的课,简单地说就是4个字:过瘾、解渴。李大东从两位教授的授课中受到了很大的启迪,为他以后进一步认识客观世界的规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回答了他中学时期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此后在谈到两位教授时,李大东说:“如果把我一生所进行的科学探索画成一条轨迹的话,我觉得:这条轨迹的起点应该定在北大,傅鹰和唐有祺两位教授则是我重要的启蒙导师。”母校6年的学生生涯使李大东受益终身。

教他如何搞好科研的领路人

1962年,李大东从北京大学毕业了,分配到石油科学研究院催化剂研究室当技术员,当时研究室的室主任是闵恩泽博士。闵恩泽博士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1955年与夫人陆婉珍博士一同回国参加新中国建设,是一位治学非常严谨的学者,一生都在致力于创新。他1980年当选为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是我国炼油催化剂方面的奠基人。李大东说:“现在回想起来,我能一跨出校门就在闵恩泽院士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的幸之又幸。闵恩泽院士为我国的炼油催化剂领域培养了一代科技人才,而我就是其中之一。”刚参加工作时,可以说,李大东是在闵恩泽院士耳提面命般的指导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在他熬了几夜,如释重负地把第一份科研报告交出去后,闵院士用红笔逐字逐句地对报告进行了非常认真的修改。改到什么程度呢?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几乎每页纸都是红字多黑字少。当闵院士修改过的科研报告返回到自己手中时,李大东汗颜了,他为自己差错多而深深自责。同时,他又备受感动,内心深处被老一辈科技工作者的敬业精神和严谨的工作态度所震撼。从此以后,李大东写科研报告非常认真,在交出去之前都要反复推敲、反复检查、反复核对。他的第二份科研报告,红字已明显少于黑字,以后红字是越来越少。而且他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凡是闵院士改过的错误,决不允许再出现第二次。由于李大东虚心和勤奋,他进步很快,参加工作才两年就当上了课题组长,是当时石科院最年轻的课题组长之一。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已是院总工程师的闵恩泽院士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靠了边,李大东也下了3年干校,回京后在属于燃料化学工业部领导的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炼化室搞了几年科研管理工作。1978年,石油、化工两个部委分家时,李大东主动请求回科研一线,在侯祥麟院士的支持下,他进入了石科院新组建的基础研究室工作,而基础研究室当时恰恰是刚成为副院长的闵恩泽院士分管的。所以,李大东不仅又在闵恩泽院士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了,而且他的研究方向也是闵院士亲定的,即研究石油加氢技术。这是李大东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闵恩泽院士不仅为他选定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而且指出了一条成才的道路。李大东在其后半生中,如醉如痴地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了下去。有苦有乐,有悲有喜,但是他深爱他的加氢领域。在大量基础研究的基础上,李大东作为第一发明人组织开发了RN-1加氢精制催化剂。从1978年进行加氢领域的基础研究,到1987年RN-1在广州石化总厂工业试验成功,他十年磨一“剑”,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RN-1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之后,李大东又和同事们一起,一面积极扩大RN-1的推广应用,一面组织加氢领域的“纵深行”,开发系列化的加氢技术。现在RN-1加氢催化剂已在国内外52套工业装置上得到了广泛应用,其家族技术也发展到了11个系列43个品种,为国家创造了数十亿元的经济效益。之后,他又组织开发成功了中压加氢改质等一系列的重大工业技术。回想这些成绩的取得,李大东从心底感谢他技术上的领路人。

教他如何作出正确技术决策的学者

1972年至1977年,在燃化部石科院院部期间,李大东有幸追随时任副院长的武迟院士。武迟院长是一位化学工程专家,1939年他25岁时就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化学工程硕士学位,1950年回国后先是在清华大学任教授、副系主任,后在北京石油学院任炼制系主任、副教务长,1980年当选为科学院院士,在石科院老一辈的技术骨干中他的学生很多。在院部那段时间,李大东经常跟随武迟院长出差去工厂,耳濡目染,从他身上学习到了不少可贵的东西。回首平生,李大东一直认为,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是两个人:技术上是闵恩泽,而在科学分析的基础上作出正确技术决策方面则是武迟。通过出差下厂,李大东了解了工厂,并清醒地认识到了:搞工业技术研究的人,如果不了解工厂,不了解生产装置,就搞不好技术开发。“文革”前,李大东做的第一项科研工作是“流动循环法研究环己烷在铂重整催化剂上的脱氢反应动力学”,并在1965年的全国科学大会上做了专题报告,受到当时化工界的技术权威、化学工业部副部长侯德榜院士的赞扬。能刚工作两三年就做出一些成绩,并受到了权威的赞扬,李大东当时一直沾沾自喜。但在跟随武迟院长了解了工厂,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工业,进而认识到科研必须与企业、与生产相结合的重要性之后,他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过去还不懂得应该如何搞研究。通过自我“否定”,李大东的认识提高了,对于他以后搞出RN-1及搞好技术管理工作等都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教他如何当好院长的领导

对李大东一生影响较大的还有一位老前辈,这就是侯祥麟院士。侯祥麟院士是石科院的老院长,1948年在美国卡内基理工学院获博士学位,1955年中国科学院的首批院士,1978年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他不仅是一位资深的学者,还是一位资深的革命家。我国的石油炼制技术基本上是靠自力更生发展起来的,而侯祥麟院士则是我国石油炼制技术开发的奠基人。侯部长律己很严,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记得1976年地震时,作为院领导的他始终坚持在防震棚中办公,全身心扑在全院的抗震工作上,以致没有时间去搭盖自家的防震棚,也没有指派他人为自己家盖防震棚。当全院的老老少少都钻进防震棚躲避一次次余震的时候,他的家属却因没有防震棚而坐在露天的球场上……这件事对李大东的触动很大,在危难时刻他看到了一个领导干部、一名老共产党员的无私形象和先锋表率作用,也使他加深了对这位老领导的敬重。1991年9月28日,李大东被任命为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院长。在任命正式公布的第二天,李大东就专程登门拜访了已经退居二线的侯祥麟,虚心而诚恳地向他请教一个问题,这就是:如何当好一个研究院的正院长?李大东为何如此“虔诚”?他说:“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侯祥麟院士永远是我的领导和楷模。”

世界上成才的道路有千条万条,其中最容易做到而又最容易被忽视的一条途径,就是寻求别人的帮助和指导。李大东院士的成长经历就生动地印证了这一点。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如果一生都能虚心地向周围的人求教,尤其是诚恳地向老同志和老前辈学习,那他就把握住了打开成功之门的钥匙。

(文章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图片由潘德权、侯莹提供)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0861号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2008-2017.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